成就教师是我的职责–刘文

导读:“成就教师是我的职责”——访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教育局局长刘文本报记者张婷通讯员田明 每个教师都有舞台,每间教室都有笑声。 (张掖市甘州区教育局供图) 刘文:有了“剧本”...

成就教师是我的职责

——访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教育局局长刘文

本报记者 张婷 通讯员 田明

  每个教师都有舞台,每间教室都有笑声。


  (张掖市甘州区教育局供图)

 刘文 :有了剧本,接下来就是搭建唱戏舞台。学会、工作室、工作坊、大讲堂就是我们给老师搭的舞台。老师不是千年老矿,可取之不竭,得给他们机会储存、吸收、沉淀。

    教师是促进学校发展和引导学生成才的主要力量,是学校教学与管理中的核心因素。如何调动教师积极性,是教育局长的一个大课题。近年来,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教育局在教师激励上下功夫,为不同年龄段的教师搭建舞台。本期,我们请甘州区教育局局长刘文谈谈他们的做法。

    既有剧本,也有舞台

    记者:刘局长,您一直在表达一个观点,让教师发展学校,让名师成就名校。您把教师的角色看得很重,您是如何发挥这些教师的作用的?

    刘文:是的,让教师发展学校,让名师成就名校,是我一贯的主张。教师首先是一个人,有成长、成功的愿望和需求。让教师找到发展的点,在工作中体现自我的价值,是管理者必须面对的问题。

    成就教师的办法因地而异、因人而异。梳理做法,可归纳为四点:一是给目标,激励个人专业成长;二是给自主权,激励个人融入团队中前行;三是给舞台,激励个人在团队成功中获得成功;四是给机会,激励超越自我。

    2013年,我区在全体教师中,实施教师专业成长规划项目,确定长期和短期目标。目标确定具有发展性,符合实际和身份,可测量,有达成的时间表和线路图。

    记者:在您看来,教师的成长、发展,是缘于个人天赋,还是后天的影响?有哪些因素影响着一个教师的成长?

    刘文:毋庸置疑,个人成长离不开团队,个人单打独斗,结果不是半途而废,就是不了了之。个人的目标只有融入团队目标中,不断强化,才可以持久,最后实现。

    我们建立教研员工作坊(中心坊),同时把工作坊按东西南北方位划片,在农村建立二级坊。

    有了剧本,接下来就是搭建唱戏舞台。学会、工作室、工作坊、大讲堂就是我们给老师搭的舞台。老师不是千年老矿,可取之不竭,得给他们机会储存、吸收、沉淀。

    刚毕业两年的王志鹏老师原先是农村的一名语文教师,他通过竞聘,成为音乐学会理事,承担全区教师的培训任务。他说找到了成长的沃土

    鼓励先行者,激励勤奋者

    记者:刘局长,每个教师的工作不一样,层次不同,能力水平不一,您用什么方法鼓励先行者、激励勤奋者,让大家都动起来?

    刘文:有两件事,曾给我极大的触动。第一件事,个别教师费尽周折被评为特级教师或取得很高的荣誉,之后便放马南山,再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荣誉与发挥的作用大不一致,影响不好。

    第二件事,开展区域性教学活动,教研室抽调学校学科骨干教师参加,校长有顾虑,不积极,不配合。没有校长的首肯,教师走出来工作热情不高。

    分析原因,一是出口不畅,二是目标不明,三是平台不够。名优教师在一个学校,作用就局限在一个学校,放在全区,作用就辐射到全区学科教师。

    首先,整合资源,建立16个学科课程研究会和学前、家庭等领域研究会,让每一位教师回家。其次,通过遴选,给443名优秀教师蒲公英导师的荣誉称号。在此基础上,通过推荐,选拔28位教研员坊主。从坊主中推荐15位学科名师,再造舞台

    记者:这些措施的效果怎么样?教师成长快起来了吗?

    刘文:给目标。要出发,就要有方向,去干什么?达到什么目标,心中要有数,每人制定个人成长规划。

    给平台。这个平台是更加广阔的平台,是走出学校之外的平台。一是担任教师的教师,承担培训工作,二是送到发达地区跟岗研修,三是走下去助力农村教师,四是派其到省市去上课交流,五是建立工作室和工作坊。

    给名分。一是让特别优秀的、善管理的走进管理队伍。二是名正言顺的工作。如,聘请兼职教研员,教育局直接下文就叫区级教研员,去掉兼职

    在具体行动中,内驱外推,一些教师在实践中走向卓越,成为省市名师或骨干。成长是最好的激励,站在他乡的舞台,老师有了自信。

    让每个教师都有机会

    记者:在一个地区,总有特别优秀的教师,会获得许多荣誉。但大部分的教师可能无缘奖励。长此下去,那些再怎么努力也难获得荣誉的教师会不会止步不前?

    刘文:我们有一个宗旨,学生一个不少,老师一个不差。可以这样说,教师职业倦怠形成的主要因素是激励的倦怠,干好干坏一个样,你说这样的状况,谁好好工作?不倦怠就不正常。

    现实是,大家在一个学校,每天一样,特别是农村教学点,同伴就那么几位老师,干得好与不好,看在眼里的就几个人。时间一长,就无所谓好坏了。

    有些人说,我干,是凭良心。这很可怕,假如一天,情绪不好或者精力不济,结果可想而知。从这个意义上说,让每一位教师发展,一个不少,体现公平,更是体现责任。

    美国心理学家威谱·詹姆斯有句名言:人性最深刻的原则就是希望别人对自己加以赏识。

    基于此,一是改变管理的体制,建立一体化办学,以城区中小学为学校牵头,实行人的纵向管理、一体化考核;二是成立学会和研究会,让学科教师走进学会这个,实现学术研讨一体;三是名师助力农村教师,实现成长一体;四是层次化梯度培养。

    至目前,甘州区构建了学会成员、教师蒲公英导师、教研员、教研员坊主、甘州名师五级梯次成长模式,让每一个层次的教师归位。

    将工作晒到太阳底下

    记者:激励教师必然涉及到评价。有人认为,时下的课堂评价标准过于简单,很难体现教师的所有付出。对此,您怎么看?

    刘文:首先我赞成这个观点。如果说教师专业成长是撬动教育发展的杠杆,那么评价就是支点。点选对了,就有作用,有反应。我们强调让每一位教师过一种高品质的专业生活,就是通过多元评价,让教师获得职业幸福。

    现实中,往往以分数论英雄,唯分数,盯结果,轻过程,危害性大。教育教学是一个复杂的工作,复杂性决定了评价的多样性。

    2013年,我们启动师德考核,对有偿家教、体罚变相体罚等违规行为一票否决,纳入教师年终考核,与评先晋职直接挂钩。推进绩效考核,按照德勤能绩评量化考核,与绩效工资挂钩。

    记者:您认为,该由谁来评价教师?评价的方法,是统一标准,还是因人而异?

    刘文:不论是校长还是教师考核,都注重一个评字。教师互评、学生评价、社会评价、主管领导评。这样,将教师工作晒到太阳底下,达到了公正公平。

    评价最主要是激励,立足教师需要,大力推进岗位练兵,五级教师考核,每年一次,将连续三年获得优秀,作为最佳、最牢靠的评选条件。给兼职教研员减免三分之一的工作量,同样一所学校,有三位教师是教研员的,额外增加一个编制。

    人是活的,评价也不能死板,要与时俱进,符合教师成长的规律,这样的评价才能达到激励的目的。激励是水,可载教师之舟走向成功。

《转自: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