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张掖(组诗

导读:大美张掖(组诗)      张军独处湿地 独坐石砌长堤苇波起伏,一浪浪涌向脚下和着水面轻拭我熟睡的梦 戏水的女...

大美张掖(组诗

       张军

独处湿地

 

独坐石砌长堤

苇波起伏,一浪浪涌向脚下

和着水面

轻拭我熟睡的梦

 

戏水的女人和小桥

在夕阳的倒影里

像一片火烧云

即将向我袭来

 

一只大鸟俯地而飞

把我的视线拉长

每个角落,我都怀疑藏匿着秋天的温暖

一个少女一样,飘不散的秋波

一样是挽不住的水流

一样,我望不透自己的日子

在湿地有多干涸

 

我已随秋雁南去

潮润的空气,渴望的人儿

姗姗而来

我浮躁的灵魂

一弯清泉,还有

梦中的飞鸟

款款被湿地淹没

 

稻香黑河湾

 

在密密匝匝的秸秆上

目光猎猎地响

 

头顶,热恋的阳光

点燃几声清脆的鸟鸣

始终不变的,是河滩里

推推搡搡的庄稼

长得厚实

 

看见河湾里疯长的庄稼

就听到汗水流过脊背的声音

听到穗头在掌内爆裂的声音

听到黑河流过心田

日子拨节的声音

 

九月,临泽枣乡

 

目光滑落的弧线

荡起季节私语的声音

一枚枚红枣,是风雨征程中

一个个固执的誓词

比心脏更艳

比头颅更沉

 

在枣乡,记忆让秋天延缓了衰老

什么摇曳?

蓝天挑逗朵朵红云

思绪粘满清香

我,习惯于被大沙河的风染湿

枯竭的手

死命地攥住一把金秋

 

张掖大佛寺

 

足音毫无顾忌

裹着阳光织就的袈裟

试图敲醒大殿内沉睡千年的卧佛

欲望,如果喧嚣如火

我是否还有这般淡泊与宁静

 

这座西域佛都

睡佛沉沉的鼾声

拧成串连丝路文化的思绪

携一路风尘

从历史深层走来

往古道尽头走去

 

宇檐风铃依旧

道旁青草依旧

目光虔诚地吻遍卧佛周身

历史与头颅敲击出火花

将我汗津津的诗行烧灼

 

当河西的风

软化人们封冻的视角

巍峨的大殿与北藏的金经

放射出奇异的光彩

漫步大佛寺

我是一枚古陶罐里不断成熟的青果

想使劲地咳出

一段千古绝唱

 

黑水国遗址

 

城廓里,千年锈迹的陶片

历史是怎样的一双手

抚摸过它

 

坐在城墙的垛子上

我,是只倒立的古罐

被风险些吹到,踉踉跄跄

昭示无声

 

我的足音,行人卑鄙的目光

再次搅醒沉睡的历史

甘州不干,我们临泽而居

我父辈依然是鹰翅斜插的天空

我猥琐着,虚如残阳

小城里蜗居着触及不透的事

和一个纯真的灵魂

 

 作者单位:甘肃省张掖市第二农业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