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导读:故事发生在一个晴朗的夏夜。   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伫立在窗前,他抬起悲戚的双眼,把目光投向那深蓝色的天幕。夜空像一个清澈静谧的大湖,星星像一朵朵纯净的百合花正轻轻地漂浮在湖面上:他收回目光,俯视着茫茫...

故事发生在一个晴朗的夏夜。

   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伫立在窗前,他抬起悲戚的双眼,把目光投向那深蓝色的天幕。夜空像一个清澈静谧的大湖,星星像一朵朵纯净的百合花正轻轻地漂浮在湖面上:他收回目光,俯视着茫茫大地,大地上,少数比他更为绝望的生灵此刻正在走向他们必然的终点——坟墓。

在通往坟墓的人生旅途上,老人已经度过了六十载春秋,而他从这漫长的旅途中带向坟墓的,除了过失和忏悔,真是一无所获:他的健康失去了,头脑空虚了,他的心灵充满了悲哀,他偌大一把年岁竟然得不到丁点儿慰藉。

   少年时代梦幻般地呈现在他的眼前。他回想起在他刚开始懂事的时候,慈祥的爷爷曾经对他说:“孩子,这个世界上有两条路:一条通向和平安宁,风和日丽的世界。那里有肥沃的土地,丰硕的庄稼,四处洋溢着温馨,飘扬着甜美的歌声,但是却布满了荆棘,充满了艰辛,需要探索和开拓;另一条则把那些贪图安逸的人引进黑暗的深渊,人们一旦步入深渊,就再也不能自拔,那里流淌的不是清水,而是毒浆,一条条毒蛇嘶嘶作响……

   真后悔呀,没有听爷爷的话。他选择了一条他不该选择的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他爱上了赌博,迷上了黄色书籍,又吸毒成瘾,热衷于什么哥们义气……

   往事不堪回首,老人不由得极度痛苦,仰天号呼:“哦,青春兮,归来!哦,慈祥的爷爷,请把我重新置于生活的起点,我一定会好好选择!”可是,他慈祥的爷爷,他青春的年华,都已经消逝得很远很远……

   他看见几点游离不定的光华飘过沉沉的泥潭,蓦然间隐去了,啊!这些光华不正是他虚度的年华吗?他看见一颗流星急速地划过夜空,顷刻间消逝了,啊!这颗流星不正像自己短暂的生命吗?徒劳的追悔犹如一支支利箭,深深地穿透了他的心灵。此时此刻,他不禁想起了少年时代的伙伴,他们曾一起踏上人生的旅程,然而他们却选择了那条善良、勤劳、勇敢的道路。值此明朗的夏夜,他们正在享受他们应得的荣誉和幸福——科学家、文学家、语言学家;精算师、工程师、建筑大师……

   学院里的钟声敲响了,洪亮而又悠扬的钟声传进了老人的耳朵。这钟声自然而然地使他想起了如同再生父母的老师。老师曾向他们提及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周恩来,诺贝尔,牛顿,别的同学都听得津津有味,心无旁骛;惟独他却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悔恨交加,悲愤欲绝!他不敢再正视茫茫的夜空,那里是他慈祥的爷爷居住的天国。绝望中,他鼓起最后一点力气,高声呼唤:“归来兮,我虚度的年华!归来兮,我逝去的青春!”

   他的青春果真归来了,因为刚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凉爽夏夜的一场梦境,他还年轻,可他在梦中所追悔莫及的过失却是真的。他打心底里感激上帝,时间还依然属于自己,他还没有坠入那黑暗的深渊,他还有自由选择那条通往和平、通往光明、通往丰收、通往幸福的道路!

   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就是我。我从睡梦中惊醒,浑身如同雨淋,为了记住这动人心魄的情景,我赶忙拖过纸笔写下了一幅座右铭: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

   凉夜的梦境也许是虚无的,可是我要对人们说,你们,还在生活的起点上徘徊的你们;你们,还在十字路口犹豫的你们,当年华流失,青春虚度,而你们却失足于荒山野岭的时候,你们也许会痛苦而悲怆地呼唤:“归来兮,我虚度的年华!归来兮,我逝去的青春!”但那是徒劳无用的!

   为了防止我的梦境成为你们将来的现实,你们现在一定要牢牢记住——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读者》,德国作家让·保罗。]

[简评]

     首先是构思出人意表,令人称奇叫好;其次是情节婉转窈窕,如同一只小猫——喵呜,妙乎!

[新材料]

     我那次到巴黎时,天已经黑了,而且在下着雨。那时正值旅游旺季,但我没有预订旅馆,又不会法语,更糟的是地下铁路正在罢工,计程车也找不到。火车站挤满了和我处境相同的人,有许多已预备在行李上过夜。在近处,有个小男孩似乎要哭,我经过他跟前时,听到他母亲对他说:“孩子,这就是所谓奇遇啊!”

     我不知道这句话对那孩子的巴黎之行产生了什么影响,但对我,却大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