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随想

导读:冬天随想徐海英一风来了,雪来了,冬天猝然而至。草们,树们面对突兀奇来的冬的招呼,首先发了愁,一夜过来,头顶上都白白的,频添了一小段白发,才一夜就愁白了头,第二夜过去就变得精神不振,绝望...

冬天随想

徐海英

风来了,雪来了,冬天猝然而至。

草们,树们面对突兀奇来的冬的招呼,首先发了愁,一夜过来,头顶上都白白的,频添了一小段白发,才一夜就愁白了头,第二夜过去就变得精神不振,绝望地垂下了头。

经历了风霜的花更红艳了,草更浓绿了,可季节却不领情,妩媚的殷情在一个冰凉的晴晚被拒绝地没有一丝余地。月亮亮  的,冷嗖嗖的,仿佛睁大了冷峻的眼睛,射出的寒光袭遍全身。柳树失去了丰韵,杨树瘦得颀长。那些低矮的植物,耷拉着干枯的叶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就像严寒中的老汉穿着皮袄,蜷缩着身子不敢伸展。

季节的风在孤独凄冷地唱着。天地退完了绿色,如老人花白的发须,饱经风霜,苍白干涩,娇气的花草树木禁不住晴晚月光的摩娑,一不小心,着了凉,香消玉殒了,寒风中流下的眼泪凝成冬天的冰雪,带着永远的泪痕退出了生命的舞台。于是晶莹的雪花把整个世界装扮得洁白无瑕,很纯很纯地样子倾倒了万物。生物们冻住的梦无可奈何地漂在岁月的河中,载着封冻的思路,经受冰雪的清洁。

背叛在冬天里冻醒了,良知在冬天里有了归宿。不回家的人受不了外面的冷落回家了,绝望的人窝在家里做着春天的打算。昨天的失落和罪恶该是一个终点,明天的希望和振作亦是一个起点。该去的去了,不该去的也去了,蝇蚊虫子走了,花草也走了,冬天可恶吗?冬天可爱吗?

下雪了,已是傍晚,太阳因为怕冻,躲在云层里没有露面,此时,也许已经在山巅轻叩她的家门。

风很小,但在冬天里却能听到声响,似乎在为飘舞的雪花奏着和谐的乐曲。雪花渐渐大了,如同谁在摇落着天上的玉树琼花,轻轻的,柔柔的,毛茸茸,亮晶晶。

走在雪中,心灵也渐渐纯洁起来,忘了工作的繁忙,忘了家庭的温馨,忘了刚才的烦忧。地上很快白了,田野里的草墩,有的已经戴上了鹅毛小帽,有的三五成群,搭起了雪白的帐蓬。田埂模糊了,那些长青的松柏出出了千朵万朵的白花。

四周静静的,只有雪花籁籁的飘着,天色有些暗了,整个大地银装素裹,虽是冰清玉洁,却让人觉得清而不寒。所有的阴暗都消失了,所有的华丽都隐没了,白茫茫的地上突兀的琼楼玉宇只有高低的层次,没有贫富的色泽。夜的帘幕拉开了,雪夜很静寂,天是黑的,地是白的,万物都屏住呼息,静观这场黑与白的较量。

突然,天幕上跃出几颗星星,打破了天地的沉默,天上的星星多起来了,惹得地上的万家灯火也相继亮了起来。嫦娥也带着羞涩朦胧走出来了,她的清辉洒在地上,地变得晶莹剔透。和好的天地努力地奉献着自己的光辉,静谧中,天地一色,更亮了,就像爱人间的矛盾冰释后的殷情。

 

站在冰晶上。

冬天就这样洋洋洒洒的光临了,染白了大地,染白了青丝。收获着两鬓的霜白,咀嚼着皱纹里的故事,任炉子上的劣酒飞满屋子,我们开始盘点生活。

时光如白驹过隙,真得好快,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大家齐声感慨。付出了许多,也失去了许多,心里却雪一般苍白,空荡荡的。三月的春风即将吹起,我们站在风里焦急的等待,迎面而来的是尘灰满面的匆匆过客。爱情成了尘封的期待,没有走到灞桥,缠绵的杨柳绿了,刚刚交心,又不得不执手相送,好友成了扯不断的牵挂;青云已起,苦心经营去靠近,可是却摔倒了。天真没有了,执着渐淡了,关心你的长辈日渐稀疏了,钱越来越难挣了,子女的成绩愈来愈低了······

史铁生曾说: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觥筹交错,酒酣时,我们严肃地想,既然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那么,我们失落着,我们还得生存着,我们要怎么活?一年一年难道我们真得未曾得到过?一句话提醒了大家。不错,爱情错过了,但我们意外地收获了婚姻;好友远走了,我们却遇到志同道合的同事,失去了天真我们成熟了,失去了执着我们老练了,孩子的成绩不理想,他却有一副健康的体魄······

有了丑才能衬托着美,有了恶才能显出善,有了愚才有智,这样社会才五光十色,生活才多姿多彩。目的没有达到,并非没有收获,我们这所以顽强地活着,是因为人生的过程比结果更富有意味。大家在醉意懵懂地觉得不是生活太残忍,是我们的欲望太多了。酒喝多了,有人在悲哀中被烧热了,有人在欢笑中被激醒了,我们在抱怨声中等待着,我们在叹喟声中过活着。时光跟在后面紧催了,瞧!太阳老人又蹲在山头上了。

喝,对酒当歌,人生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