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窗默默地守候在那,一守就是几十年,我敞开过,也关闭过,却很少想起过它。它曾为屋里排出过多少潮湿的晦气,又送来多少清新的空气。这些多年,它默默地为我操劳照料,日积月累地重复着那么单调...

       窗默默地守候在那,一守就是几十年,我敞开过,也关闭过,却很少想起过它。它曾为屋里排出过多少潮湿的晦气,又送来多少清新的空气。这些多年,它默默地为我操劳照料,日积月累地重复着那么单调泛味的事,却从没听见过它的一句唠叨,它真是任劳任怨,无微不至地抚慰温暖我;而我却是匆匆地忙碌奔波,从末眷恋感触过它默默地所做的一切。
       我曾不经意间无数次敞开了它:它就为我吸吮大自然的灵气,排遣屋里阴霾的毒素,不管是寒冷酷热,它从末偷懒懈怠过,它展着它的翅膀,任凭风雨霜雪的蹂躏洗礼,忍声吞气般坚韧地恪守着。它热了湿了,没有人为它擦拭,冷了冻了,也没有人为它嘘寒问暖;可它还是那么默默地为我日日夜夜地煎熬着。它为我裉色了,黯然伤神了,却不嫌弃避隐我;它衰老垂暮了,却还竭力硬撑着,跟我促膝相拥,不离不逃,相依濡沫似的呵护着我,真是令我感动不已。
        每逢我闭上了它,它就为我遮风挡雨,日夜兼程,不疲不倦。风刮在它的脸上,它睁着明晃晃的眼,眨都不眨,多么勇敢有魄力呀!雨淋温了它,它又一滴滴地揩下来,还兴致勃勃地为我闪烁着明亮的脸蛋,像花儿那般娇嫩清涩,闪着洁白如玉身姿。它那副朝气蓬勃的样子,却看不见一丝的身抖抽搐。它冷了凉了自已也不吭一声地承受,还总为我亮出它最美最耀的一面,这多么让我发自内心地迷恋它呀!
        每逢,它披上了霜或雪,它总表现得更加坚强不屈。它拼命地吞噬着迎面扑向的一股股寒气,为我立了一堵密不透气的石壁,让我囿于温暖祥和的斗室里,尽情地玩耍酣睡。它忍受着寒冷的霜冻,却为我呈上最美最白的菱花,晶莹透彻,绮丽斑斓;犹如饱蘸笔下的山水画卷,铺展开来,绚丽多姿,又变幻莫测,常常地新颖描摹。而我只知道浏览鉴赏它的娇美,却从末体贴过它遭遇的苦楚与磨难。那一朵朵缤纷的菱花不知凝聚了多少寒风的侵泡捶打,可它却一幅幅地展现于我的眼前。它究竟受了多少罪,熬了多少漆黑的夜,才结出那一嘟噜一嘟噜的硕果。它真是为我奉献承受的太多了,可我却一点也没感悟到,我是多么地愚蠢笨拙呀!
        天上悬月的夜晚,它总从末当面错过。不管我身在何处,心情怎样,它总会从月儿冉冉升起的那一瞬,将月魂的光芒悄悄地送到我的屋子。虽然,月有阴晴圆缺,它总能耐心地为我等待。乌云密布了,它就阴了脸,怔楞着眼,盯着天空的月儿一刻也舍不得放过。月魂一旦冲破了乌云,它总会立即敞开胸膛,毫不吝啬地将光芒映照于我的面前。
        窗看着月光洒进了我的屋子,它的脸总是那么地恬静愉悦,灿烂微笑着,以最美最温馨的光彩奉献给我,让我在它光的世界里舒畅斟酌。可我有时,总不在乎它的酿苦用心,为我辛苦耕耘的一切,很多次,还当面置之不理它,这是多么地不礼貌失态呀!窗为我默默地无私贡奉着,可我却从末留恋在意过它,我是多么地可耻卑劣,我能对得起窗曾为我营造得、那一幕幕美的氛围吗?想到这,我的脸不觉间滚烫彤红起来。
       窗是多么地深入人心、善解人心呀!它默默地为我付出了自已的辛劳,却不惜削老了自已的青春,为我不求回报地奉献终生。它还不与人争执计较,不管你是否在乎它,它总是那么地坚守着它的本分。窗是多么地无私伟大呀!而我却是那么地渺小无知。如今,我是多么地崇敬膜拜窗的精神,窗——难道不是我追寻多年的榜样吗!?我该向它默默地学习敬礼了。